首页 | 天铁新闻 | 天铁通讯电子版 | 在线视频 | 媒体看天铁 | 天铁通讯往期浏览 | 信息公开 | 信访举报
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
首页>>新闻中心
 
  媒体看天铁
天铁之“铁” (2002.09)
发布时间:2006-10-9 17:40:42 新闻来源:经营与管理( 2002-9) 发布人:蒋子龙  
 

 

天铁之“铁”


蒋子龙

      一、“六九八五”
     “天铁”——即“天津铁厂”。
      企业实行集团化以后,又称“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前面一下子有了双重“天”。强调这个企业是归属于天津。
        可它实际上并不在天津。大本营座落在距离天津一千多里地之外的河北省涉县,地处太行山腹地,靠近冀、晋、豫三省的交界点。是当年“129师”(后被称为刘邓大军)的司令部所在地。日本侵略者曾在中国实行过“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吹嘘对中国大地采取了“地毯式轰炸”……但他们从未破坏过涉县。可见这个地方的封闭能力,或曰“安全牢靠”。
       涉县有座山叫“将军岭”,上面建起了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李达等许多当年“129师”将领的坟茔和纪念碑。这些开国元勋并设计了中国的改革开放的英魂,至今还在护佑着这方水土,日夜俯瞅着“天铁”。
     “天铁”不在天津,为什么头上要冠一个“天”字?
       其实,仅仅是“天铁”这个名字,就蕴涵着无穷的意味。它凝聚了一段历史、一个时代,至今还在解说着一种思想、一种体制。
       天津作为中国的工业重镇,以其特殊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在新中国一成立就被定为三大直辖市之一。天津有着巨大的炼钢能力,不仅有数家专门的炼钢厂,在许多重型机械企业里也都有大型炼钢设备。但是,炼钢需要铁,天津却没有与炼钢能力相匹配的铁厂。历来被讥讽为“手无寸铁”!
       雄心勃勃的新中国的国务院,自然不能容忍这种局面长期存在下去,计划了很长时间,到60年代末,中国经济已经从“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的重创中渐渐恢复了元气,便又有资本可以搞另一场政治运动了。于是乘着“文化大革命”的热劲,毛主席提出了“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口号,要“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为了防备帝国主义侵略者的轰炸,突发奇想地要把重要工厂都搬到大山沟里去,“靠山、隐蔽、分散”,建立“大三线、小三线”。
       就这样,在离天津还算比较近的绵绵太行山里,找到了一块地方,经国务院批准要给天津建一个铁厂。刚建厂的时候,“天铁”这个名字只能在内部叫,对外叫“六九八五”——即1969年8月5日兴建。
       隐去工厂的性质,而代之以密码,就显得神秘、浩大。那个年代保密是一种时髦,更是一种规格,有代号的厂子都非同一般。
       可想而知,这样的企业有先天的优势,也有先天的缺陷。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会被无穷的麻烦和矛盾缠扰,甚至它永远都不会有真正建成的一天。总是边建设边生产,边生产边改造。前边建,后边拆,拆拆建建,建建拆拆,厂子尚未建成,一股政治潮流或一个时代却结束了。甚至几多潮流和几多时代都结束了!
在“六九八五”的前十年里,更换了十二个领导人,真是到了快如“走马灯”的地步。在一个动荡的年代,领导层自然又动荡得最厉害,来到这个山沟有的算升,有的则象征着官场失意,有的是“落实政策”,有的纯属过渡......到了1972年春天,第一座焦炉和第一座高炉先后投产,总算结束了天津市“手无寸铁”的窘境。
       二、从动荡走向巨变
       “天铁”出铁后,却连续11年亏损,累计亏损额高达2.4,亿元。历史真是开了个残酷的玩笑,能够出铁的“天铁”,又成了天津的负担,而且这个负担还会越背越重。天津要的是铁,可不是负担。何况“六九八五”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社会进入了市场经济,谁成了别人的负担,谁就会被甩掉——这是商品社会的一般规律。
        于是,“天铁”附属产品化肥厂,下马了。“天铁”的矿山送给了河北省,已经有了舆论要把整个“天铁”这个大包袱也送出去……这中间中国确实发生了许多事情,许多中国的工程都成了“胡子工程”;光光的下巴长出了胡子,黑胡子又变成花白胡子,工程还没有结束,只有剪彩没有闭幕。记得当年在机械行业流传着一个周总理批评“天拖”进度缓慢的笑话:“天拖天拖天天拖,大姑娘拖成老太婆。”
        当“六九八五”正大红大紫、热火朝天的时候,我在天津的另一万人大企业里被“监督劳动”。那个厂是所谓“苏联帮助援建的156项”之一,原设计的大门口是凯旋门式的六层办公楼,刚建起两层就停工了,裸露的钢筋像打掉叶子的高梁杆,朝天挺立。这一挺就是几十年,直到企业破产,原设计的大门口也没有建起来。我从中技校毕业后分配到这个厂,亲眼看着最早破土动工的炼钢车间打下了第一根桩,我还未到退休年龄,这个大企业倒先倒闭了。在宣布破产前,现任领导请一些工厂的老人回去再看工厂最后一眼。当年打着重点工程的旗号跑马圈地,有些角落长期闲置不用,野草和荆棘长得多半人高,据说里面已经有了不少狐狸、野兔之类的小型动物园,树上落满乌鸦。真恍若隔世,欲哭无泪,我当场便建议领导索性把厂区改成“野生动物园”,为天津所缺少,说不定还能赚点门票钱!
        根据国家公布的资料:中国有大小国营企业3700万家,每天都有1.2万个企业倒闭,每年有400多万家企业从工商户头上消失……国营企业的亏损和倒闭之风就像瘟疫在蔓延,所谓大三线、小三线的企业还要再加一个“更”字,觉病更早,亏损和倒闭的概率更高。
       “六九八五”已经沉寂许多年了,正被人们的记忆所淡忘,想当然的以为它早就黄了,或者半死不活、名存实亡。像这样的企业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人们都不会感到意外。它是计划经济的产物,也吃足了计划经济的苦头。比如,当初之所以要建它就是为天津炼钢业提供铁。那现在好啦,你既然投产了就应该源源不断地供应我铁,天津炼钢厂不断地找它要铁却经常欠钱,许多年累计下来竟欠它4.6亿元的贷款!甚至连我原来所在的工厂也白白地吃掉“天铁”6000多万元……
        大家这样吃国营,国营若不垮岂不是天理难容?   
        要知道,“天铁”建厂的总投资才不过4亿多元,它怎么倒贴得起!因为它的铁并不是用气吹出来的,那是要用钱买原料、买设备、买技术、花费人工炼出来的,光是每年采购精煤就需4亿多元。
        此时的“天铁”不再是别人的负担,别人反而成了它的负担。它磕磕绊绊、连滚带爬地撞进了市场经济时代,想到自己光产铁太亏,便上了炼钢。一晃又是十几年过来了,生产成本暂且不计,“天铁”已有员工两万多名,每年的工资、奖金和保险加在一起就是4亿多元。也就是说,每年需挣出4亿元才刚够开销的!
        ——好大的摊子!
       另外还要管着两万多名家属,这其中有6个幼儿园、5所小学、2所中学、1所中专、l所职业大学,共有5000多名学生,880名教师,每年企业必须支出的教育经费是l000万元!
另外,“天铁”还有一座自己的医院,每年医疗支出是3000—4000万元!
       ——这是何等沉重的负担!
       而“天铁”本身的劣势却越来越明显了:产品单一、附加值低、设备落后、冗员过多、企业办社会以及地处偏僻山区……这样的企业要想活下去非得有奇迹发生!
        三、“天铁”奇人
        把命运押在奇迹上,并不总是现实的。如果幸运的话,倒可以指靠有奇人出来担肩。有奇人自然就会有奇迹出现。同是国营企业,在相同的体制下,各个企业的情况却千差万别,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特别是当家人。一个单位好,肯定是这个单位的领导人好;一个单位不好,头头就很难好得了!这已是人所共知的现象了。
        天铁”的幸运就在于,正需要这样一个当家人的时候,恰好有一个这样的人早早地就储备在那里了——他已经在“天铁”摸爬滚打了几十年,顺理成章地正轮到该担这份责任了。
        此人就是刘志嘉——1968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土木建筑系,他的新婚妻子是他的同班同学,被分配去“六九八五”,他则留在了天津市内的一家工厂。第二年他便投奔妻子,成了“六九八五”的一员。他当过技术员、生产调度员、安全技术科科长、环保能源处处长、厂长助理、分管生产的副厂长……经历的台阶不少,干得行当不少,可以说是个“天铁通”了。1995年秋天,他担起了“天铁”厂长的职责。
        ——这个职责可是大如天哪!表面上看只是一个厂长的职位,却关系着四、五万人的生存和出路。他这个国营企业可不能跟大城市里的国营企业相比,人家可以比着亏损,比着倒闭,“天铁”可不能有个闪失。若是“天铁”黄了,这四、五万人吃什么?至关紧要就得先制止住亏损。市场经济严酷无情,你老亏损就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刚进50岁的刘志嘉变得睡眠很少,甚至不是极端困乏就不想睡觉。他每天清晨刚一醒来,脑子里闪出的第一组信息总是“天铁”所面临的问题,随即便一身大汗。不知不觉,日日如此,哪怕春寒秋凉,三九严冬,也不能例外。是责任,危机感引发强烈的巨大责任感,如同把他放在了炼炉之上,夜有所思,梦有所想,想不思不想都不行,整个灵魂都融入“天铁”当中。一个企业的头头能够这样对待自己的责任,无论这个企业陷于怎样的困境,都不会找不到出路。身陷险境所激发出来的力量,从来都不容低估。
        当刘志嘉真正进入工作状态,面对“天铁”的厂房设备,置身于同事中间,反而踏实镇定,从容自信。局势是明摆着的,不改革是等死,企业会因错过时机、失去市场而渐渐失掉生命力。改错了是找死,突破口选错,也会葬送企业……改革是需要成本的。
       “天铁”的资本是什么?可承受什么样的改革呢?
        刘志嘉不知出了多少身大汗,方才出台了四个句子:“大改革,小震动;热问题,冷处理。”
        从此,“天铁”和“天铁人”开始感知他们的厂长。
        任何改革都是改变和调整社会关系。在生产上高度市场化的今天,企业的领导就更需要对员工强化人文关怀。“天铁”的每项改革都要反复酝酿、实验两三年,一项措施不让大多数职工接受不了不实行。
        市场上的激烈竞争,是不断发现的过程,可以减少无知,扩散知识,抑制和避免错误,激励进取。一个称职的企业家必须具有不断发现的惊人能力,能让他的员工经常感受惊奇。
        何谓“大改革”?改革的力度小了怎么救得了“天铁”?“天铁”的原设计能力是每年只生产80—100万吨生铁,然而眼下的冶金市场和26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大不一样了,产品有产品的周期,企业有企业的周期,不调整结构、升级换代就必然会被淘汰。由于中国的建筑业兴旺,促进钢铁的需求不断增长,全国每年产钢l.5亿吨仍不够用,还要从国外进口两千多万吨。刘志嘉权衡再三,反复测算,断然提出改变“天铁”的产品结构,由原来的以生铁为主改为以炼钢为主,而且要上水平,上规模。
       于是,采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上连铸机,实现全部连续铸造,钢产量当年便突破50万吨。有了l号、2号连铸机,又上3号、4号,延伸和改造炼钢连铸车间。然后是建造2号混铁炉、3号转炉、1.5万立米制氧机、两台75吨锅炉以及130平米烧结机等。每年都要投入上亿元的资金,进行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真可谓大手笔!
       就这样,名字还是叫“天铁”,钢产量却每年以30%的速度递增。只短短几年时间,他们的钢产量就突破200万吨,成为全国最大的钢坯销售厂,跻身世界钢铁企业百强之列。
      “固本开源”——“天铁”的大本营变得牢固和强大了,还须跳出“天铁”发展“天铁”,广开财源。先投资建设了天津第三煤气厂,后又收购原天津第二轧钢厂,使因困难多年而倒闭的企业起死回生,以崭新的产品和经营模式为“天铁”配套,扩大了企业规模,为“天铁”增加了新的优势,把企业做大做强。还有,控股改制救活了涉县崇利制钢厂……
      “天铁”上下把这一系列的决策称之为“生命工程”、“效益工程”。没有这一番脱胎挨骨地改造,“天铁”就不会重新焕发生命。“天铁”保不住,“天铁”的职工及家属的命运还能好得了吗?
        这样的改革不可谓不大,“天铁”从动荡又走向急变,刘志嘉何以能保证“小震动”呢?
        四、“百炼钢”和“绕指柔”
       凡和群众个人利益相关的变革,必然震动强烈。比如“下岗”。   
       正是刘志嘉出任“天铁”厂长的前后,社会上刮起了下岗风,而且越刮越盛,到了1997、1998年下岗成了大潮流,国营企业没有下岗的就要挨批,上级机关几次三番地催促“天铁”上报下岗人数,并要求下岗人数不得低于职工总数的10%。当时,国家把下岗视为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和脱困的一个措施,名曰:“减员增效”。我们这个体制就是这么有意思,什么都要下文件,要报表,一刀切,不搞成一窝蜂不算完。于是,国营企业的职工纷纷下岗,构成震动人心的社会现象,但谁也没有办法,谁也不敢说下岗不对。最为时髦的理论就是:“企业是生产经营单位;不应该也没有必要办社会,把社会还给社会,消除臃肿,轻装前进。”
       太棒了,这简直就是特为“天铁”制定的。 30多年来,“天铁”在太行山东麓的这片山坳里已经办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小社会,每年必须要安排四、五百名本厂的职工子弟在“天铁”就业,退休职工的负担也越来越重,第一代参与创业的七千多人已经陆续退休,第二代六千人也渐渐接近退休年龄……这是何等沉重的大包袱!“天铁”作为企业,却不仅要照管这四、五万人的吃、喝、拉、撒、睡、生、老、病、死,连派出所、公安局、法院都是自己的,“天铁”的一个党委副书记就兼着“天铁地区”的政法委书记。
        如果能下岗几千名乃至上万名员工,再扔掉这两万多名家属的大包袱,那“天铁”岂不是如虎添翼!以刘志嘉改造“天铁”的气魄,只要在下岗分流上顺水推舟,借风使舵,就有可能在“天铁”的历史上竖起不朽之丰碑。 
孰料,刘志嘉石破天惊地出台了八个字:“发展经济,安居乐业。”
        这样的口号太笼统,太稳妥,更像是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的观点,而不像一个企业改革者的口吻。他也唯恐“天铁”的职工及家属不能真正透彻地理解这八个字的涵义,便公开解释说:“如果‘天铁’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