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铁新闻 | 天铁通讯电子版 | 在线视频 | 媒体看天铁 | 天铁通讯往期浏览 | 信息公开
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
首页>>新闻中心
 
  媒体看天铁
山 魂——记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志嘉
发布时间:2006-9-21 14:12:36 新闻来源:经营与管理 2001-8  发布人:记者 牛国锋  

    咖啡原产于非洲的埃塞俄比亚,但却让巴西因咖啡出了名。钻石本产于南    非,荷兰却占了世界最大的钻石市场。这就道出了经济竞争的 规律:拥有资源并不一定富有,掌握资源的利用效力,才是真正的富有者。
    日本京陶株式会社从最初的28人发展到30000人,年利润高达1100日元,其发展势头让人膛目。探其成功的奥秘,总裁稻盛和夫不加掩饰地说:“企业发展其实不在于有什么特殊的技术,而在于有一种让员工团结起来的哲学。”
    稻盛和夫的话告诉我们:人力资源是众资源中最活跃最关键的资源,能将人力资源整合到效力最大化,才如巴西成名于咖啡,荷兰致富于钻石。知识分子出身的刘志嘉深诸此理。这几年,他在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的位子上就扎扎实实地做了凝聚人心的工作,使这家“藏”在深山里的冶金企业大步跨人全国500强行列。
    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是古训。能掌握一套让员工团结起来的哲,这是艺术。刘志嘉总经理这几年就是在这门儿艺术上下了功夫。
    刘志嘉说:企业发展靠凝聚力,形成凝聚力靠核心,核心形成靠党的建设,靠廉政建设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山名也罢,水灵也好,皆因山水有了魂。其实,人更需要“魂”,需要一个带领大家向前的核心。这核心传导给大家的并非仅是力量,更是精神。
    1995年,在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干了25年多的刘志嘉挑起了天铁这副担子。2万多名职工,5万人的生活区,远离天津市区,落户河北省涉县,出门入门都是和他“耳鬃厮磨”了半辈子的工人,一个个拖家带口,刘志嘉闭着眼都能知道谁家的门朝哪儿。可那时正是天铁最难的时候,自身产品单一,加上上游产品的不断涨价,企业陷人严重亏损,日子几近无法维持。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原天津铁厂)是1969年国家为改变天津市“手无寸铁”的窘境,在河北省涉县置地建厂的。先天的封闭环境使他们构筑起自己的完备的“企业小社会”的运作格局,一家几代人在天铁就业并非鲜见。危难之时走马上任的刘志嘉不能不认真思考带领天铁走出“泥淖”的办法。
    山上的树要经受各种气候的考验,如果说它能有所选择,那就只有将根向下扎,能扎多深就扎多深。根抓住了山脉,树才有魂。做为天铁的干部,只有认真约束自身的行为,获得职工们的信任,让职工们有了依靠,天铁才能有魂。刘志嘉看到了这点,他毕竟是天铁的圈内人。所以,他毅然提出,“天铁能不能发展,关键是能不能管好各级干部。”
    他要在约束各级干部的行为中凝聚人心,还天铁以魂。
    于是,刘志嘉在大会上十分严肃地告诫干部们“要吃天铁这碗饭,就必须过好五关。”
    要过好权力关。要掌权为公,用权为民。要明白“你拥有多大的权力,你就应当肩负多大的责任。”当干部实际是为“责任”而当。
    要过好用人关。在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每提拔任用一名干部,都要交职工先行评议,大家出来品头论足,好话歹话反正都是好心。然后组织部门再组织有关人员对被提拔者搞评议,最后由公司批准。由于前期工作做得周到,这几年天铁提拔的干部大都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要过好亲情关。天铁建厂30年,很多职工互相间都成了亲戚,翁婿同组,妯娌同班,与有些干部也互相牵扯,故而任何一件事儿处理不慎,影响面之广都是始料不及的。往往就是这些亲情关系的牵扯常使干部工作处于被动。总经理刘志嘉抓住问题的关键,多次强调“做为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遇事要摆正位置,要先想到责任,不要乱批条子,乱说话,要接受大家的监督。”毕竟,接受监督是好事,可以促使干部廉洁。干部廉洁了,工作就能一呼百应。
    要过好苦乐观。在天铁,干部没有节假日。特殊的环境,使职工们养成了特殊的习惯,越是节假日,他们越希望领导干部们和他们在一起,干部能和他们在一起他们心里就踏实。天铁的环境比不上大城市,正因如此,干部能融入职工中,从大家的快乐中寻找自己的快乐才更有意义。
    要过好金钱关。刘志嘉总经理常讲,“我们当干部的不能拿的太多,拿多了离群  众就远了。”要想在天铁当干部,先得有自己吃亏的思想准备。他更是大小场合提醒干部:“厂里每年几十亿元进进出出,做干部的过不好金钱关,不但自己名誉扫地,还要牵扯到家庭、孩子。天铁就这么大的地方,老婆、孩子脸面往哪搁?”刘志嘉是天铁的总经理,他不但要对生产负责,也要对自己的干部负责。他每月的奖金不及一线炼钢工人的1/4,而且就这点儿奖金还要和产品的质量考核,生产的安全考核挂钩,出了问题他总经理“先挨第一鞭子”。刘志嘉能这样,其他干部还能出格吗?
    对于演员,没有不重要的演出,只要你在台上;对于干部,没有不重要的工作,只要你在行使权力。刘志嘉总经理的过五关的要求,不仅规范了天铁干部的行为,使干部的思想索质得到提高,更凝聚了天铁人的心。
    人心齐,泰山移,天铁能否定出困境,要的就是人心。而将人心凝聚起来的导演就是刘志嘉。
    为使天铁的干部队伍能始终保持企业的核心作用。天铁每年都要召开两次职代会,年初的会主要是企业领导向职代会报告上年工作,拿出当年的工作计划,完成的目标,为的是交给职工们一个家底儿,交给职工们一个监督各级干部的依据。年中的职代会主要是评议干部,评议对象涉及公司班子。分厂干部,车间干部直到班组长,将德能勤绩分为10大项4小项,每项都有分数,评议结果向职工代表公布。
    铁人王进喜有句名言: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轻飘飘。在天铁,总经理刘志嘉力主干部实行末位淘汰制,虽说每次评议肯定都会有排在末位的,而排在末位的干部也并非不想把工作干好,但制度就是制度,它既可约束干部,又可为干部的工作带来动力。刘志嘉在每次的评议中同样不能“幸免”,代表们都会认真地为他打分,因为大家看重的是“他是带头人”。刘志嘉也格外重视代表们对自己的评议,他看重的是“我是带头人”。他要在评议中发现自己的不足。其实,评议干部并非天铁首创,也非刘志嘉发明,众多企业都在做,只不过天铁的干部评议制坚持了,认真了,也就起作用了。干部队伍的核心作用也就在评议中产生了。
    管好了干部队伍,企业的凝聚力就形成了。一个凝聚力“张扬”的企业,是有资本迎击任何困难的。过五关也好,搞干部评议也好,天铁的干部们用自己的行为集结着天铁的工人群众,使这个亏损上亿元的企业硬是在5年的奋斗中实现年盈利上亿元,利润、产量、销售收入等都翻了一番多。还是那支队伍,还是那块市场,流逝的是时间,收获的是思想。正应了那句“支撑身体的不是骨肉,是精神”。刘志嘉正是在规范干部思想的工作中凝聚了人心,天铁也在人心的不断凝聚中换了新颜。
    “在天铁,我想看到的是职工参与民主管理,领导班子实行民主决策,全体干部接受民主监督,这样领导于部肩上的担子就轻了,压力也就小了,权力的严肃性也就大了。”
    刘志嘉的话颇值得思考。
    古代斯巴达人在遭到敌军围困时,派人向雅典求救。雅典方面只派去一名牧师教唱军歌,结果士兵的勇气大增,反败为胜。其实斯巴达人的胜利在于思想。当然古时的斯巴达人无法与现代人相比,但这延伸久远的道理却一直闪光。
    世界上只有两种力量:利剑和精神。从长远看,精神总是可以征服利剑的。
    刘志嘉说:在天铁。要下岗的话,第一个就是我刘志嘉,因为我没安排好大家的生活。
  真正的企业领袖,经常在他们对抗困难的时候,才表现出让人心悦诚服的能力。    做了多年副职的刘志嘉,1995年底在新一届领导班子中唱上了主角。
    初识刘志嘉,总给人斯文有余,威严不足的感觉,一旦和他面对面探讨企业发展,你就顿时能感到他思想的深邃和那让人信服的开拓能力。
    1995年,全国的冶金市场“冷”的怕人,不但产品销路受阻,且产品价格也被连砍几刀。天铁手里只有160万吨铁,16万吨钢的市场订单,刘志嘉必须面对着连维持2万工人工资的日子都难过的现实。好在刘志嘉爱琢磨生活,他清楚,尽管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手上有一副好牌,‘但这是不可能的,毕竟能有一手好牌总不如能打一手好牌更实际。面对困难,思虑成熟的刘志嘉在1996年初的职代会扩大会议上把他的治厂思想合盘端给了大家。1500人将会场挤得满满的,没座位的就站着听,一讲4个小时,没有一个人抽烟。人们说“这是天铁建厂以来最引入关注的一次职代会。”因为那时的天铁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谁都关心着企业的明天,也更想听听刘志嘉的锦囊妙计。台下的渴望和台上的热情,使沉寂的天铁一下子爆发了活力。
    只要你有渴望成功的信念和坚毅的奋斗精神,成功就不会与你无缘。刘志嘉总经理凭藉渴望成功的激情,开始了对天铁的改造。
    调整产品结构。面对1996年的冶金市场,刘志嘉并没被表面的“沉闷”所迷惑。一文学家说:“你要从悲剧中读出喜悦,只需改变它的标点符号就可以了。”凭着多年置身冶金行业,刘志嘉认为,当时冶金市场的疲软,内里折射的是产品结构不合理,重复产品太多,而重复产品对市场的挤压终使生产这些重复产品的企业在拼市场中落了个“鸡飞蛋打”。天铁只凭自己的十几万吨钢,100多万吨铁根本没法儿面对市场。于是,刘志嘉总经理及公司领导一班人果断决策,天铁要走“以炼钢为中心,以炼铁为基础.以烧结原料为重点”的调整路子,强调“产品是前提,效益是核心,成本是关键”,号召全体员工要把发展炼钢当做天铁的生命工程。
    其实,天铁产品结构单一并非今日始,也并非只有刘志嘉才“明察秋毫”,能将问题公之于众是需要强烈的责任心的,因为每一个好主意的背后,都将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刘志嘉愿意担起这份艰巨的工作,不是为自己,是为天铁的几万名职工、家属。于是,从1996年开始,天铁先后增建了3号转炉,3号、4号连铸机,2号混铁炉,1.5万M3制氧机和氧压机,实现了年产钢200万吨的配套能力,并靠自身力量完成了4座高炉的大修改造,使高炉的总容积扩大到2700M3。从1996年开始,天铁的钢产量每年都以30万吨的速度递增,到2000年,天铁已实现钢产量190万吨,比1995年增长了10倍还多。生铁产量也由1995年的160万吨增加到210万吨,企业实现了由生铁向钢的产品结构调整。
    面对天铁在产品结构调整中取得的成绩,总经理刘志嘉更加冷静。他清楚,天铁虽处山区,但周围百里钢铁企业林立,他们肯定会在原料采购、市场份额等方面与天铁“较量”。不过刘志嘉总经理还看到了另一面,他借助这些大企业与自己路途较近的方便条件,不断派人去学习,博采众家之长,提高天铁的竞争能力。很快,天铁就开展了轰轰烈烈且又扎扎实实的“学先进、找差距,抓管理、上水平”活动,他们学习安钢的生产节奏,济钢的现场管理,邯钢的成本管理和山西焦化厂的炉体维护。天铁炼钢起步虽晚于对手,但一个能集对手优点于一身的后来者,谁又敢小视它的潜力呢?5年间,天铁的钢产量由16万吨增至l90万吨,增幅居全国同行业之首。 2000年,天铁吨钢的制造成本也由1430元降至1200元。他们生产的钢坯由于质量稳定,品种对路,在现下冶金市场依然亮色不大的情况下,不仅尽产尽销,且回款率达100%,从而确立了天铁为全国最大钢坯专业厂的地位。
    市场经济告诉我们,竞争对手的规模不是主要问题,关键是谁能生产真正优质的产品。天铁的产品结构调整拯救了大山里的企业,因为他们调整后生产出了市场需要的产品。
    当人们欲破解天铁这几年的发展之谜时,其实答案就摆在每个人面前。人是最可宝贵的,这是毛泽东教导我们的。能让企业的每位员工都发挥自己的能量,是企业家的责任,而让他们发挥能量的关键就在于让他们明白自己的价值。刘志嘉是在天铁最困难的时候告诉他们实话的人,刘志嘉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天铁就有了希望。
    加大科技投入。我们是个文明悠久的民族,当年也曾有过辉煌和灿烂,但我们总不能靠石器、瓦罐、祖传秘方来抗衡现代的资本主义文明。报载,建国初期我国的工业基础与东邻日本不相上下,50年后的今天,我们与日本的工业距离竞拉大到30年,我们的科技水平明显地落后了。世界已进入知识经济时代,石器、瓦罐的文明只能留在博物馆赚取人们的惊叹,企业面对的是实打实的与强手的科技较量。刘志嘉在天铁摸爬滚打了30年,他清楚天铁科技投入的重点,故而他实事求是地提出了“我们技术进步的着力点应放在技术改造上”的主张,并强调了技术改造的两条标准:要技术上可行,要经济上合理。且规定,改造项目不许沉淀,一年还款期的项目可以干,超过一年的还得再研究。当时天铁的日子是扛不起过多的资金沉淀的。刘志嘉的决定得到了上下的认同,适合天铁的实际,使这几年他们每年投入的1.5亿元的技改资金很快都发挥了作用,漂亮地拿下了炼钢达产、全连铸、高炉扩容、小球烧结、大风机等一系列技术改造项目,也使他们的炼铁、焦化、烧结等铁前系统的60年代的装备,经过技术改造,有60%以上的主体设备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技术改造这把利剑,天铁这几年取得了骄人的改造成果:
    转炉溅渣护炉技术攻关取得突破,炉龄最高的已突破8000炉。 4座焦炉都已超期服役,但仍保持“红旗焦炉”。而每座焦炉的炉龄延长1年,就意味着节省1000万元的资金;
    高炉喷煤技术攻关,到1999年底,5座高炉的喷煤比已平均达到130千克/吨铁以上;
    钢坯质量技术攻关,从最初年产8万吨钢到5年后的年产200万吨钢,产量增加25倍,钢坯质量合格率也达到99.5%以上。余能发电达2.5亿度,年节支5000万元。总经理刘志嘉十分自豪地说:  “我们的钢坯在市场上价格‘不是最低的,但质量却是过硬的。”
    这几年,天铁的技改项目有大有小,每年的项目数量也有多有少,但没有一个失误的。为他们的技改投资把关的是公司的投资决策领导小组。凡50万元以上的项目,都必须由投资决策领导小组集体决定,实行项目法人责任制。谁的项目谁牵头,谁牵头谁负责,不但负责技术,更得负责资金使用。当然对项目牵头者,决策小组也给予充分的信任。正因为如此,很多科技改造项目都做到了当年投资,当年见效。
    技术改造的不懈投入,使天铁高炉利用系数,喷煤等10多项指标跨入全国先进行列,其中有4项进入了全国同行业前3名。
    面对WT0的日渐临近,不少企业心里没底,刘总经理却成竹在胸:“我们早就做好了人世的准备!”因为天铁的吨钢成本和吨铁成本在全国甚至在国际市场上也是有竞争力的。市场经济告诉我们科技不仅是生产力。更是竞争力。
    推进人事制度改革。改革是痛苦的,它需要对原有制度的破坏;改革又是快乐的、它要建立新的制度。痈并快乐着才别有一番滋味儿。这些年,我们在推进经济改革的同时,终于看到了让人吃惊的企业冗员,“待岗”、“下岗”就成了我们对苍颉造字的新的补充。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置身山区,工人们更是为自己的明天担忧。
    天铁看着刘志嘉,天铁的职工们看着刘志嘉。当家人其实有时也很难,这是真话。
    刘志嘉是冷静的,他站在天铁熟知天铁,走出天铁更加了解天铁,他要让“大改革,小震动;热问题,冷处理”,用发展的方法规范用工制度。于是,在天铁,凡不适合岗位标准的工人一律待岗,然后公司采取自行消化的办法,挖渠放水,不让一名工人下岗。马列主义活的灵魂就是对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刘志嘉基于天铁的实际,用发展的方法落实“减员增效”,不能不说是明智之举。毕竟企业家的武器不是稳健和安定性,而是适应和变化的能力。
    1996年以前,天铁雇佣了各种施工队伍30多支,有的甚至在天铁干了10多年。1996年后,总经理刘志嘉坚决辞掉了这庞大的编外队伍。虽说一时间说情的有之,送礼的有之,软硬兼施的有之……刘志嘉终不为所动。他要把天铁的饭碗交给天铁的职工来端。大会小会他不忘给大家鼓劲儿:“别说我们有这么多资产,就是没有,只要我们能团结起来,靠我们的双手就能挣来饭吃”。随后的2年中,这30多支施工队伍相继离开了天铁,共减少计划外用工3400多人,每年可节省人工费用1000多万元。天铁不但节省了开支,还为富余职工找到了岗位;天铁真的做到了无一人下岗。同行们说这是奇迹,创造这奇迹的策划者就是刘志嘉。用发展生产的办法规范用工制度的举措赢得了全厂干部职工的称道,也鼓起了大家的干劲儿。这两年,热力分厂先后上马了两台汽轮机。按以往的作法,得请专业安装队进厂施工。施工队开口每台安装费就是150万元,且要干4个月;倒不是天铁拿不出这笔钱,是耽误不起这份时间。刘志嘉总经理如是说:“天铁正在爬坡的时候,耽误一分钟都可能使我们在市场上处于被动。”于是,热力分厂决定在不影响正常生产的前提下,组织职工自己干。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他们日夜攻关,每台汽轮机都只用80天就安装完毕。汽轮机生产厂的技术人员到天铁检验后,竖起大拇指连夸:“比专业队安装的质量还好。”来人私下里问职工“厂里给你们多少安装费?”职工笑答:“我们这叫自己的孩子自己养,自己的饭碗自己端。”一个非要问,一个不想答,当来者终于知道仅仅8万元时,也不得不为天铁工人的主人翁精神击掌。
    没有追踪过这位兄弟厂的技术人员回厂后是否将他在天铁的感受汇报给领导,但笔者敢肯定,他会把这事在心中记一辈子,因为在一切都以金钱论道的今天,天铁职工的行为对他精神的触动太大了。
    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是社会的细胞,刘志嘉的改革动作也不止以上这几点,反正刘志嘉没下岗。因为在天铁,工人没一人下岗,子女没一人待业,连早几年离开天铁的人现在也都希望再回到天铁。刘志嘉有句名言:“如果管企业的人连点人情味儿都没有,还搞什么企业。”
    刘志嘉说:一家企业的命运不能系于厂长一人,关键是企业的制度 
   “人类的理性是在制度环境中塑造出来的,也是在制度环境中发挥作用的。”这是美国管理学家西蒙的观点。天铁在生存艰难的时候,正是刘志嘉总经理靠制度救厂的做法,使天铁在几年间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因为天铁人同样是在制度环境中重塑理性,发挥作用的。实施“供销监控管理”就是一个颇为抢眼的战役。
    在天铁,每年仅原材料、设备物资的采购和钢铁产品、化工产品的销售,进进出出就是30个亿,仅用煤一项,年采购资金就达4亿多元。以前,原材料和设备的采购通常都由具体部门或部门中的某一个人负责,一旦出现漏洞就是巨额损失。刘志嘉担起天铁的担子后,果断推行“供销监控管理”制度。照刘志嘉的说法:“我们不是不信任干部,是爱护我们的干部;不是不相信干部的工作能力,而是使其工作质量再上一个台阶。”天铁产品成本的70%是原材料,可见实行供销监控管理的必要。
    在天铁,他们先建立了由财务、计划、审计、纪检等22个部门参加的价格管理委员会,并由纪检部门对原材料采购和设备采购实施效能监察。效能监察是主动的,是将事后监督变为事前、事中监督,采取“主动出机、源头参与、过程控制、效果检查”的办法,从合同签订,到订货会,到公司的质量例会,价格听证会,物资和原材料的采购招标会,都实行效能监察。就是在与关系单位签合的同时,效能监察制度也要求其先签一份廉政公约,要双方保证规范运作。刚开始时真把对方吓了一跳,因为人家整天大江南北地跑,还没见过签合同时先签廉政公约的。当明白了天铁的用意后,又有哪个关系单位能不高兴呢!此举不但没“吓跑”原来的老客户,不少新客户听到天铁的做法,也都主动上门。放心买卖,谁不想做!
    纪检部门参与效能监察说来新鲜,可在天铁却很受被监督部门的欢迎。天铁人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只要是为了天铁的发展,没人会对某项措施发难。”
    对计量的监督是从收料开始的。有无收料证,化验员对原料取样化验没有,化验结果与所签合同是否一致……反正都要过问。效能监察工作不仅使纪检人员增加了必要的业务知识,也在天铁的供销工作中显示了重要的作用。1999年,天铁采购电机,送来的报价单为单台47万元,按电机型号调查市场,得知单台仅36万元,一台差价11万元,仅此一项就节省约3500万元。2000年炼钢厂发来一车矿石,报验单标注的矿石品位较高,效能监察人员对此有异议,再查,竞相差约5个百分点;一个百分点是5元钱,这一下子采购成本又降下不少。 2000年,全厂采购招标,光原材料采购成本就节约了8000万元。公司每年的200万吨钢都由运输部经手,从来没发生过任何问题。    在天铁,价格管理委员会每月都要召开价格听证会。听证会上,采购部门要公开采购品种、采购数量、采购价格和采购渠道,并由价格管理委员会评审。同时在会上要总结上月的采购工作,有针对性地研究下月的采购策略。价格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使各经营部门的成本意识大为增强,主动适应市场的意识有了明显提高。针对采购工作运作中的实际需要,总经理刘志嘉又对采购部门做了调整,使天铁在供销工作中实现了“集中的权力分散化,隐蔽的权力公开化”,形成了一套“相互监督制约,公开透明,权力分散”的采购管理机制。刘志嘉对此评价为“既保护了干部,又优化了经营环境。”
    真正的领导者不是要你事必躬亲,而是要你拿出办法。天铁在危难时期,刘志嘉拿出了一套供销控制管理办法,不仅降低了采购成本,透明了采购工作,也现实地保护了干部。其实,透明本身就是一种力量,透明了可以促使干部更努力地工作,透明了可以使职工更相信自己的领导。    刘志嘉有股子让人一句话说不透的劲儿!
    让工作透明就是佐证。
    刘志嘉说:我没看过一次春节联欢晚会  
 困难压不垮的人,也不会被胜利冲昏头脑。在天铁,刘志嘉是当家人,但他却主张“主意靠大家拿,事也得靠大家一起干。”天铁的工人有着一般企业工人无法比拟的权力。因为在天铁,“重大的经营决策公开,重大的发展目标决策公开,大额度的资金使用公开,人事安排公开”。刘志嘉总经理认为:“领导的本事再大,也得通过职工群众落实自己的想法,有事敢和职工交底儿,职工才支持你。”
    1999年冬天,大山里冷的出奇,自卸车的自卸装置失去了作用,运来的矿石冻在了车里,如不尽快卸车就会影响生产。干部、工人们得悉,纷纷赶到现场,用大锤砸,用钢钎撬,用镐头刨,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一场没人号召又无报酬的会战有条不紊地干了十几天,有几千人参加,一时间让到厂里办事的外地人感叹不已。
    建设3号连铸机时,由于受地质条件限制,机械施工无法进行,28眼24米深的桩井全都要靠人工开挖。山里的冬天风硬气寒,工人们在水泥齐腰的渣井里,从下午5时一干就到了凌晨l点。连夜赶回单位的刘志嘉,面对寒风中浑身泥水的工人,遇到多大的困难也没皱过眉的汉子流泪了。
    在天铁,想见到刘志嘉很容易,上班他走着来,下班他走回去。老工人见到他,站在路边就能聊得挺投入。闲下来没人拿他当领导,可在干部、工人心里他又无时不是领导。工作30年,刘志嘉有个习惯,节假日在家里呆不住,总爱到车间转一转。车间都建在山里,转一圈就是十几里地,有的工人不认识眼前这瘦瘦的汉子,刘志嘉也从不说破。但人们都知道刘志嘉,都清楚天铁这几年能一步一个脚印,离不开刘志嘉。正是刘志嘉“工作可以苦干,日子不能苦熬”的话激励了大山里的几代人。技术改造的紧急关头,厂里资金困难,工人们看着刘志嘉整天东跑西颠地想办法,心痛,主动找到他:“厂长,不要太愁了,让我们大伙儿出点钱吧!”刘志嘉拉住工人的手,一句话没说。因为有工人们的这份心意就什么都有了。
    近几年,天铁的日子好过了,每年厂里都有3万平方米的宿舍楼竣工,有的工人都住上了百十平米的新房子,刘志嘉住的还是建厂时科技楼里的老房子。
    6年多来,作为总经理的刘志嘉一直坐着一辆旧车。偏巧笔者采访他时,他刚刚完成了又一次“历险”。司机抱怨:“公路上车的制动又失灵了。”刘志嘉笑笑:“没关系,这又不是第一次了,我命大。”他的车依然不换,谁劝也没用。本来天铁还有辆卡迪拉克,不少老干部退休后都回到天津市,天铁在市里的医院的医疗条件不适应了。刘志嘉没犹豫就把卡迪拉克车给卖了,钱一分没动,把市里的保健站改建成了一级医院。
    算起来刘志嘉在天铁也干了30多年了,每年除夕他都要带着领导班子成员到车间看望坚持生产的工人,从没看过一次春节联欢晚会。
    问到刘志嘉,他笑笑:“工人们不是也不能看春节联欢晚会吗?”
    大山里的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成了同行眼中的奇迹,谁都想破解天铁腾飞的奥秘,毕竟天铁的腾飞会对他们的市场份额形成威胁。人们常说要改变生存环境,但更重要的恐怕是首先要改变这造就了环境又为环境所造就的人。刘志嘉总经理熟悉天铁,更熟悉天铁的老老少少,在天铁最困难的时候,是他赋予了天铁这家企业以灵魂,赋予天铁人以灵魂,企业活了,山也活了,因为山也因此有了魂。
    一个强有力的天才可以深刻影响传统的格局,一个强有力的格局又可以造就无数个天才。用它解释今天的天铁,或许还真的很准确。
    有人问刘志嘉:  “您今后的目标是什么?” 
    刘志嘉略顿:  “现在,全国钢铁企业中有钢无材的只我们这一家,没有下游产品我们会在市场竞争中吃亏……”
    刘志嘉不会服输,他会为天铁描绘又一幅图画,因为他是天铁人的魂。

 

 
相关新闻
媒体看天铁
  • 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
    联系留言 |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3 天津天铁冶金集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7027578-1号
    您是第             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