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理念 | 和谐社会 | 健美体育 | 特色活动 | 绿化美化 | 铁城文艺 | 信息公开
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
首页>>企业文化
 
  铁城文艺
令人苦恼的婚事
发布时间:2007-3-1 9:11:23 新闻来源:天铁网  发布人:机关 小易 

“在铁厂,现在娶媳妇彩礼多少?你去打听打听!现在倒好,登鼻子上脸,还动心思到彩礼上了!还想房也不买了!我家闺女就贱!”说到拧处,母亲火上来,终于没憋住难听话。林小玲眼泪刷地掉下来,她不明白妈妈这是怎么了,这么多年对自己全心全意地好,自己有一点点不高兴妈妈都会难受,为什么提到和小刘结婚的事就变得这么不可理喻。“我的事不要你管,我又不是卖自己!”林小玲满脸泪痕,态度坚定。“啪”,随着话音,妈妈的巴掌头一次落在小玲脸上。

    小玲跑出来一天了,本打算这个周日和朋友去看看结婚用品,谁知一大早妈妈就闹别扭。妈妈竟然打了她!一想到这儿,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吵了,从半年前说要结婚,就一直别着。妈妈还不知道她和刘刚偷着领了结婚证,要不还不知怎样呢,可是不领证,怎么排房呢。小玲躲到班上,连午饭都没吃。多想和刘钢说说,他要不上班多好。她一次次摁出刘钢的手机号码又一次次删掉,不能让他知道,他是个多自尊的人呐,再说,让他知道了,除了为难,还能怎样呢?

    是的,还能怎样呢?铁厂的新房是排房,可是他俩不够条件。不管条件就能买的只有黄花脑的鑫欣佳苑,可是那儿,最便宜的房子也得10万以上。他们去了房管多少回,每次人家都告诉没排上呢。有一次,一位大姐说,别来了,来也没用,现在都是自己找,找完了给人家好处费,说好了就直接来办手续,要不,就去买新房。

    刘钢家在铁厂三十多年了,他家只有两个孩子,在铁厂,这样的家庭怎么也得攒10万,谁能相信小刘家没钱呢?况且小刘的父母那么省,在五千平后面种着一大块地,一年的菜钱都不用花。可是真的没钱,从和刘刚谈恋爱林小玲就知道。刘婶身体不好,一直没上班,刘伯虽然平常不爱多说,骨子里却是个重情义的人,自从刘伯的一个战友摊上了车祸,刘伯的钱每年都要流到战友家一部分,刘婶又有风湿和肾炎,哪个月都得花几百药钱,这几年刘刚的哥哥上大学也不少花。刘刚自己挣的钱还不够铁厂彩礼的“最低价”呢。小玲家也不富裕,她知道妈妈是怎么节俭着过日子,将心比心,自己的爹娘自己心疼,刘刚的父母也不容易,怎么好一味攀比着去要钱呢?房子、结婚、请客,都和别人一样那得多少钱?小玲班上的王梅梅刚刚结婚,说前后连房带买东西、旅游、婚礼花了差点20万。两个人早就商量好,不要父母操一点儿心,自己的事自己办,特要好的朋友坐一坐就行了,彩礼不要,房子先租村里的。可是,唉,妈妈的工作做不通。妈妈说,不让他们家花钱他们就会轻视你,周围人也会笑话,再说了,妈妈是为你好,现在不要,将来更要不成,家里有了事,你还不能不管,为什么不要呢?再说妈妈那些朋友的孩子也纷纷成家,一家家比着,要强了一辈子的妈妈怎么能不要?想不要也不成,妈妈的面子往哪放?没多有少,按低线来也行,没有可不成。刘刚的父母说女方也不过分,咱也不能让别人看瘪了,按流行价取中,一点儿也不能少!取光了父子俩的工资卡,又去朋友处借了借,凑了三万八千八,寓意将来小家和双方父母家里都“发”。妈妈没再说什么。现在又到房子问题了,可真是愁人啊。一说住到村里,妈妈就急了:“你那么胆小,村里远,路又黑,上夜班路上谁天天管你?你俩要时间对不上呢?不行!”后来小玲和刘刚商量,不行就买商品房,贷款,反正有公积金。结果一查,两个人上班时间太短,公积金太少,不够首付。刘刚去找同事借,还没开口脸就红了,同事当时很痛快,第二天来回复刘刚却比刘刚脸还红:“你嫂子说有点事借出去了,兄弟,不好意思。”望着同事满是歉意的眼睛,刘刚觉得自己象已经欠了同事的钱一样:“没事,没事,我再找别人。”刘刚回来对小玲说,长这么大,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上山擒虎易,开口告人难”,小玲听得都红了眼圈。小玲想和妈妈商量拿出彩礼钱来,就有了早上那一幕。

    东想西想着,天就黑了。望着黑黑的窗外,一向快乐的林小玲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唉,结婚可真是件恼人的事啊。

 

 
相关新闻
铁城文艺
  • 天津天铁冶金集团有限公司
    联系留言 |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Copyright@ 2003 天津天铁冶金集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7027578-1号
    您是第             来访者